Tuesday, September 10, 2019

Grab Food

在上海,食物外卖的流行程度,几乎和手机通行度平等,中午在办公室的吃饭时间,已不像以前一窝蜂的往外跑医肚子,而是到前台查看自己订的食物送到了没有,一般上都很准时。

在马来西亚,我本身还没感觉到食物外卖的普及性,今天中午12点35分,在Subang Parade和回教堂中间的路口交通灯,停了7辆摩托车,其中5辆竟然都是Grab Food的递送员的,是巧合还是外卖,在我不知不觉中已经流行起来了?

509后1年加100天

打开电脑想写写最近我国政坛一连串的热门话题,既然已打开电脑,就算算509后至今已经过了多少天?电脑算出来的日子是465天,那就是1年加100天,日子其实过了不久,为何我却感觉到509好像离我们很远很远。。。

509晚上,那种兴奋、与众同在的感觉至今难忘,国阵新闻中心小猫两三只,ASTRO在现场的记者满是笑容报导实况,我在想当时还留在电视前看广播的“同志”(我想不到更贴切的形容词来称呼在电视前的观众)的表情和电视里的记者的是没有两样的,知道希盟已胜,选委会却迟迟不公布成绩,手机一直在充电,担心没电就与外界失联。选委会终于公布成绩,全体欢呼,手机短讯没停过,也从来没有感觉到手机的短讯提示声是如此美妙好听的,几乎每一则短信都想回复以示我还没睡,和给他们道贺。成绩已定,就等首相宣誓了,还未等到,就已疲倦到睡着了。

510早上走在沙登新村的街上,迎面而来的都是脸带笑容的同志,找个位子吃早餐,坐在对面的老兄,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充满期待的话,我很少和陌生人说话,这次却例外了。

好不容易等到老马在510晚上大约10.00宣誓成功为相,就等待着希盟如何实践他们的竞选宣言了。

从老马的内阁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宣布把消费税率归零,对希盟政府充满着期待。可惜啊,好景不长,几个月后就发现内阁新手频频发错文告,给错信息,要承认统考文凭得考虑华人感受,老马甚至还说竞选宣言不是圣经等。希盟的支持者多都在等待,可是最近发生的几件大事却让大多数人心灰意冷。

第一是华谈小四学生学习爪夷文书法一事,当华文媒体报导课题后,华社激起了千层浪,反对声浪彼起彼落,奇怪的是行动党要员,包括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却没有第一时间灭火,反而像足以前的马华、民政般说些似是而非的说词,以为可以过关,屈指算来,这些不中听的话就有,张念群的"只介绍、不学习”、潘检伟的“华人态度像天要塌下来”、刘镇东的没说爪夷文风波“小题大做”事件、林吉祥老先生的学爪夷文无损华裔特质等等。行动党的“安抚”根本无法掩盖华社的不满,一直到林老先生在自己的选区被喝倒彩,行动党才惊觉事情的严重性,林先生甚至预测如当时举行大选,他自己就会落选,而行动党也会流失30%-40%支持票。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先生说希盟‘误判形势’,一轮折腾后,林冠英宣布他会把爪夷文课程再次带入8月14日的每周内阁会议上讨论,而结果出来是更明确的说明课程是选择性的,需经过家教,家长和学生的同意方能教导。副教长张念群也说会发表更详细的说明,事件至此,民间的反对声浪相对的减弱,但又有人挑起董事会角色等课题,但那已是后话。

第二,正被印度政府通缉,伊斯兰传教士Zakir Naik,在吉兰丹的一场演说中提到,如要他离开大马,那同样是“客人”马来西亚华人和印度人也应该离开。一个非公民凭什么要身为公民的华印裔离开国土?大选前,本来就说好胜选后要把Zakir遣送回国的,但509后却迟迟没有动作,而让他到处无的放矢,现在还带出如此大胆不敬的说辞,得看希盟的下一步棋要怎样走,又是一题选言不是圣经的选择题?

第三,莱纳士稀土厂去留的问题,509前,当时的反对党,尤其是行动党和公正党带着人民和莱纳士对着干,有些人甚至还凭此课题被选为人民代议士。在509后,人民还对政府对稀土厂抱着很大的期望,早前,杨美盈部长对稀土废料的处理态度强硬,赢来一波好评,但不久后就有其他阁员辣杨部长的后腿,说那不是内阁的决定。老马一直不对莱纳士废存给与肯定的答案,一知道最近发表了什么如不让莱纳士继续运作,会影响到外国投资者在我国投资,看来是延续执照的前戏,不幸言中,前几天,莱纳士的执照果然被批延续6个月,说这是内阁的集体决定。希盟政府又一次违背对选民的承诺,让很多,或多或少,凭此课题当官的人民代议士不知要怎样和选民交代。有些报导还还挖出当年签名反对莱纳士的现任部长就有13名这样多,真的很想知道这13位部长在这次内阁“集体决定”中扮演着什么角色,是支持,反对还是diam-diam?

509后的1年加100天,我对希盟的期望一次又一次的失望。1年加100天,我差点又睡不着觉,不同的是510我带着笑容醒来,而今,我却带着迷惑醒来,这是我熟悉的希盟吗?这是我选出来的政府吗?更悲观的是,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写于2019年8月17日

Tuesday, April 24, 2018

大选心情

308
选前无知、
选后兴奋。

505
选前兴奋、
选后忧郁。

509
选前犹豫、
选后。。。什么心情?510分晓!

超烂国阵和欧阳之间,我都不想叉

我是选区重新画分以前沙登国会和史里肯邦安州议会的选民,我一直都是民主行动党火箭的支持者,在2003年308目睹火箭升空,看到当时资源有限的张念群和欧阳悍华以漂亮的,当时另人不敢相信的多数票分别打败两位拿督,何启利和廖润强,当时对两位年轻人另眼相看的同时也对他们寄予厚望。

张念群中选后的5年除了勤于在选区走动,也在国会表现得很好,她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后来在2013年505和林吉祥,刘镇东一起南下柔佛打下柔佛的半边江山。火箭在505派来了剑桥博士王建民和马华九命猫叶炳汗对垒,结果老叶不敌新兵,王建民开启了国会议员之路。王建民接着的表现也不错,尤其是在选区和一些经济课题方面的分析都为民联和后来的希盟立下功劳。

5年来表现平平的欧阳在选民大力支持民联的情况下以漂亮的多数票打败第一次参选的马华陈东庚,陈先生差点输掉按柜金,堪称马华在沙登地区最惨败局。自此之后,欧阳可能以为沙登父老的支持是必然的,表现从平平到惨不忍睹,有一年,应该是2016年,新村古腰河因大雨而泛滥,造成闪电水灾,欧阳竟然公开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让人痛心,前朝国阵政府办事不力是大家都知道的,要不然也不会对他们彻底失望而把票投给民联,但是欧阳在位已经8年,还把水灾责任推给前朝,他是不是当所有乡亲父老都是傻瓜?

欧阳不但会推卸责任,而且高高在上,和选民民沟通交流的能力惨不忍睹,选民打他的电话,10通可能幸运的会接一通,打上几十通电话,接了几次,问的问题如他不会,不想解决,就把你的电话号码封锁,从此你就再也打不通,他就不用接你的电话,实行看不到,听不到就没事发生的鸵鸟政策。推特户口也是如此,问多几次,他会把你排除在他的户口之外让你无法看到他的动态!

308过后,雪州民联政府推出了多项惠民计划,其中一项就是skim mesra warga emas,家里有老年人逝世,州政府会给予RM2,500的安抚金。我朋友的母亲逝世,到欧阳的服务中心,等了接近6个月才拿全金额,后来得知6个月是逝者亲属必须等待的标准时间,时间久得让人怀疑。我联络上雪州其他选区的一位州议员,因敏感故隐其名,他说一般情况,他都不会拖超过三个月。后来,我母亲去世,她老人家不住沙登,在雪州另一个选区的马来人州议员只花了大概两个月就付清RM2,500的安抚金。这一系列的事件,证明了欧阳办事的低效率。

沙登地区流转这样一个说法,要见欧阳大人,不难,凡是大节日如新年倒数,年宵节,中秋节到圣诞节,你都能看到大人站在台上和我们平民百姓说几句话,但是,烟花放了,灯谜猜了,月饼派了,圣诞老人做了之后。。。欧阳大人又恢复高高在上的鸵鸟模样了,生人勿近!路洞依然在,沟渠照旧塞,野草到处见,就是见不着欧阳大人!

10年了,国会票,我肯定会把票投给希盟行动党的哥宾星,至于州议会,我应该怎样做?肯定不会把票投给烂到可能还会再烂的国阵,又不想把票投给10年来让很多人失望,身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欧阳。。。朋友,教教我吧!谢谢。

Saturday, December 30, 2017

期待人生第一场雪

今年没有在这里写过任何短文,适逢到韩国旅游有以下的经验,为了今年部落格不留白也好,记录一下经验也罢,就把今天的事记录一下吧!

8D6N的行程接近尾声了,从下机到今天下午,一直没有下雨,更别说下雪了。到了傍晚5点多,终于下了第一场雨,更有天气预测说晚上8点有很大可能会下雪。晚上7点多就迫不及待的坐在酒店大厅,望着玻璃门外,看着路人撑着伞,人来人往,却始终不见雪下来,到后来,雨都停了,还是未能盼望来人生中的第一场雪。

雪啊雪,我们到韩国来就是想和你见见面,你却忍心不下来?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16

儿时中秋

六/七十年代的新村,家家户户没有篱笆,路上几乎没有车辆,孩子们可以到处走,到邻家不用按门铃,看到长辈叫阿叔阿婶,不叫暗歌,也不叫暗地,孩子没有高档的电脑,没有手机,更加没有破壳蔓,放学不到补习或安亲班,回家吃昨晚剩下的饭菜,然后到邻家串门子,玩各种各样便宜又好玩的游戏,傍晚家长放工回来就会把各自的孩子叫回家冲凉吃饭。

农历八月一到,从初到十五,孩子们晚上又多了一玩意,提灯笼。孩子的灯笼很特别,有阿华田罐改良而成的,有姐姐哥哥传下来纸灯笼,甚至用柚子皮做的都有。这些的灯笼都没有音乐,有的是孩子们一路唱着的客家儿歌 :

“八月半,吊灯笼,七月七,吊痰筒,痰筒迪迪转,打烂人家碗,没碗赔,赔烂碗,一路叫稳转”

在提灯笼的路上,有时还会遇上一些比较顽皮的孩子躲在草丛中用刚点燃火柴射到纸灯笼上意要火烧人家的心头爱,被烧灯笼者,有者哭,也有喊着,追着恶作剧者,让本来欢欣的场面搞得一塌糊涂。

明天即是中秋,耳边依然响起儿时儿歌,我在想,50年后,到底还有多少人会说客家话,而懂得这“八月半,吊灯笼”儿歌者”就更少了。

Monday, May 2, 2016

倒丹屠龙记

在昨午开打的亚锦赛决赛,李宗伟3局打败谌龙,继去年中国公开赛后再次连胜林丹和谌龙夺冠,而且两次都是在林谌的主场中国,让冠军更添份量。加上这一次,李宗伟已连续第4次屠龙及和林丹的对决生涯中第一次连续两次打败对手。
如此状态,已重燃国人对李宗伟在大约3个月后的里约奥运会夺取金牌的希望。翻开历史,李宗伟一直未能在世锦赛和奥运会夺冠,2008和2012连续两次奥运决赛输给林丹,看林丹赢球后的那夸张庆祝方式和对网而立落寞无助的李宗伟,相信很多观看比赛的国人都不会忘记那场景!
奥运未能夺金还不是宗伟心中唯一的痛,连续4次倒在世锦赛决赛不能不让人感叹他没有大赛夺冠命,这四次阻止李宗伟夺冠的不是别人,就是他命中的“克星”林丹和谌龙。
如果奥运几天后开打,李宗伟打破宿命的机会是很高的,但是昨天早上老友提醒说,林丹往往会在大赛爆发,大赛的林丹才是正真的林丹!是吗?的确曾经是如此,但是考虑到林丹33岁的年龄,可不是那么的收放自如了,我希望这次有例外!
2016年里约奥运会今年8月就会举行,到时的林丹是否变回灵丹,继续在大赛显灵?谌龙是否及时回勇?还是另有程咬金?愿李宗伟打败所有程咬金,最后来一场“倒丹屠龙记”为我国夺下盼望已久的第一面奥运金牌!大家拭目以待吧!